當前位置: 首頁>蘇州概覽>蘇州印象
蘇州山水|漫步香溪河邊
來源:    發布日期: 2019-12-03 17:46   訪問量:

木瀆,依山而筑,傍水而居。靈巖山、天平山、獅子山、橫山、堯峰山等吳中名山脈脈含情,溫柔地將古鎮環繞;穿越古鎮的香溪河,流淌著、訴說著纏綿悱惻的千古傳奇。

那是春秋末年,相傳吳王夫差為取悅西施,在靈巖山頂建造館娃宮,并于紫石山增筑姑蘇臺。西施常在館娃宮中用奇異的花粉沐浴,混合著她的體香及花粉香的水,由西往東,一路奔騰,芬芳兩岸。隨山溪流入湍急清澄的山塘河中,至斜橋口與舒緩渾厚的胥江交匯。久而久之,山塘河便成了千古流芳的香溪河。

沒想到的是,“三年聚材,五年乃成”的姑蘇臺,落成之時卻是吳國滅亡之際,不知幾千年來吳王在天之靈是后悔、是慶幸?吳王哪里知曉,這是文種向勾踐提出亡吳“九術”中的一計,當時從越國運來的木材源源而至,竟堵塞了附近的河流港瀆,“積木塞瀆”,木瀆地名由此產生,又因為有了西施沐浴的故事,木瀆也被稱作香溪,西施與木瀆就此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吳越爭霸時的刀光劍影,也早已化作一曲曲漁樵閑話,化作那古宅中深深庭院,弄堂里娉娉娘子,石橋下悠悠流水,小船上糯糯吳歌……

門后青山門外柳

“十三橋畔柳,猶自舞春風”。香溪河兩旁婆娑的煙柳,恰似一簾幽夢,見證了一座座私家園林與主人的起落興衰。

王家橋畔那個彌漫著古韻今風的庭園——嚴家花園,在一百七十多年中換了三代主人。清乾隆年間,蘇州大名士沈德潛在此居住;道光八年(1828),沈氏后人將其讓給木瀆詩人錢端溪;光緒二十八年(1902),木瀆富紳嚴國馨將其買下,由姚承祖率良工修繕一新,更名羨園,俗稱嚴家花園。

▲沈德潛

花園門對香溪河,背靠靈巖山,登樓憑窗,遠矚天平,近望靈巖,還有一片如畫般的田野,景致令人著迷。

園內最為出彩的是那四季景區,玉蘭幽幽的春園,將那段乾隆下江南夜宿沈宅時手栽廣玉蘭的記憶,連同春色一起永久留在了書香里;荷香陣陣的夏園,即便是在艷陽高照的夏日午后,那倒影在荷塘中的藍天白云、柳浪鶯啼,讓人感受到的還是那份別樣的清涼與悠然;丹桂飄飄的秋園,十里八里都聞得到的幽香,使人不得不沉醉于它搖曳出的滿庭芬芳中;小雪初霽的冬園,有縷暗香一直在人們心頭浮動、縈繞,揮之不去。

▲嚴家花園

嚴家花園往東二百米便是虹飲山房,它是清乾隆年間蘇州近郊著名的私家園林,有著“溪山風月之美,池亭花木之勝”,素有“民間行宮”之稱。乾隆下江南時到光福,路過木瀆數次駕幸,在此棄舟登岸,游園看戲聽曲。劉墉也曾兩度下塌虹飲山房,與主人相交甚歡,這里處處留有他的墨寶。

虹飲山房主人徐士元,一位落第秀才,一生不慕功名,惟喜居家讀書,常和友人詩酒為樂,因酒量極大,又因宅園毗鄰虹橋,故而號稱“虹飲”,也就有了虹飲山房的園名。

虹飲山房由秀野園和小隱園兩處明代園林組成。西園為秀野園,陳列的圣旨及科舉制度,曾經寄托了多少家庭望子成龍的夢想和期盼。

東園即小隱園,是清末“刺繡皇后”沈壽的故居。沈壽從小和姐姐一起跟隨祖母在此學習女紅,十四五歲便繡出了名。這位初名叫作云芝的女子,光緒三十年(1904)慈禧太后做七十大壽時,因繡品《八仙上壽圖》博老佛爺歡心,御賜“福”、“壽”而改名沈壽。就在沈壽病重時,狀元張謇根據她的口述完成的《雪宧繡譜》,成了一代又一代繡娘的繡花寶典。這座小小庭院,因有了這位“繡圣”清瘦的身影,而變得格外柔情。

▲沈壽

琴中舊曲誰三弄

“香水溪,靈巖麓,翠微深處吟堂筑。門巷寂寥嵌空谷,手種梅花一千本,冷艷繁枝絕塵俗。……”這是畢沅五十九歲任湖廣總督時寫下的《憶梅詞》,早春時節思念起自己遠在蘇州的靈巖山館,思念起山館旁山坡上種植的千株梅花,想來此刻已是花滿枝頭、暗香浮動了吧?

▲畢沅

可惜那座耗資十萬兩白銀,歷時五年竣工的靈巖山館,他生前一日也沒能住上,欣慰的是,他百年之后,靈柩被安葬在山的東北麓,從此可以與他一生熱愛的梅花長相廝守、永不分離了。

畢沅與梅花的情結,要追溯到四十年前他拜在沈德潛門下說起。一個冬天的下午,天空突然飄起鵝毛大雪,學館前的永安橋上已是一片白雪皚皚。放學前,老師布置回家作業,以梅花為題做詩一首。

畢沅回到靈巖山麓那個舍內舍外都一樣寒冷的茅舍,苦思冥想,不覺昏昏睡去。清晨他被一陣若有若無的幽香喚醒,推開柴門,原來門旁巖石間的老梅在冰雪的浸潤下開花了。花雖只小小幾朵,但清香四溢,令他動情,不禁詩興大發,“側側東風淡淡煙,蕭疏最愛硯山前。琴中舊曲誰三弄,江上相思已一年……”。寫罷一首意猶未盡,一連寫下十首。后來,這位被老師看好的學生終究不負期望,在三十歲那年高中狀元。

轉眼又是一個寒冷的早春,遠在甘肅任道臺的畢沅被濃濃的思鄉之情所困擾,一個下雪的夜里,他只身披衣出門,在茫茫雪地里尋尋覓覓,他要效仿唐人“驛使寄梅”,他要把那份念想寄托與梅花送給遠在千里之外的親人,無奈徒手而返,不過他已經在他的心里找到了。

回到衙署,磨墨展紙,滿腔鄉愁頓時化為詩文從筆底涓涓流出......

三弄音傳綠綺琴,山人為爾入山深。

有生孤注或高節,無意相逢愜素襟。

妙處不關色香味,悟時已徹去來今。

十年空谷云蹤杳,薄靄輕煙寫一林。

夕照迷離雨乍收

依街而臥的香溪河上,佇立著一座座古橋,每一座橋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故事,每一座橋都是一段前塵往事的見證,永安橋、西津橋、南街廊橋、虹橋、斜橋等無不如此。在雨后清新的空氣里,不妨走一走,摸一摸,用心去慢慢體會這首《虹橋晚照》的意境。

《虹橋晚照》

長虹倒影飲溪流

夕照迷離雨乍收

村婦換麻朝市散

一痕紅乘酒家樓

青石與灰磚砌成的八百多米古樸的山塘老街,數千多的延綿歷史所承載的,是那段只屬于木瀆古鎮獨有的夢幻。曾經的乾隆御道,早已不見了當年龍舟黃幡的壯觀景象,只留下一縷撩動心弦的情絲,在花斑點點的綠楊波影中流淌、蔓延,定格在歷史的長河中。

當夕陽灑下最后一抹余暉,此時回眸會發現,沐浴在晚霞中正散發著恬淡馨香的古鎮,就像一本泛著淡黃光澤的毛邊線裝書,字里行間仍舊充滿了青春活力與詩情畫意。那張原本布滿皺紋的臉已漸漸舒展,露出久違的燦爛笑容,莫非他正期待著那個名叫西施的姑娘,穿越時光隧道而來,再次渲染起一河芬芳、兩岸桂香?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相關稿件
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